北京 [切换]

美术宝、火花思维们扎堆IPO,迈进下半场的在线教育还会疯狂多久?

作者:steamedu · 2021-03-14 01:01 · 浏览:1512

风云变幻的美股,似乎又将迎来一家中国在线教育企业。

据36氪报道,在线素质教育品牌美术宝教育(以下简称“美术宝”)已启动美国IPO,承销商初步定为高盛、摩根士丹利。值得注意的是,今年2月,美术宝才刚完成了一轮总额为4000万美金的D+轮融资。再往前推,去年12月,美术宝还获得了高达2.1亿美元的D轮融资——这同时也是素质教育行业内数额最大的一轮融资。

六年拿下八轮融资,获俞敏洪青睐的美术宝是何方神圣?

天眼查信息显示,美术宝于2014年成立,定位为面向美术学生的垂直教育社交应用,主要为学生提供线上美术作品点评、视频示范教学等服务,旗下两大核心业务为美术宝1对1、美术宝小班课,此外还有小熊美术、美术宝艺考等品牌。

除了前文已经提到的两轮融资外,美术宝迄今为止已经拿到了六轮融资,投资方名单的豪华程度虽不及猿辅导这类独角兽,但在细分赛道内部已经算得上个中翘楚。据天眼查显示,美术宝的C轮和C+轮融资均由腾讯领投。此外、达晨财智、顺为资本、俞敏洪旗下洪泰基金也位列美术宝的投资者名单中。整体来看,美术宝的八轮融资总金额已经超过了22亿元。

有了各路资本的大力加注,美术宝的奔跑速度变得飞快。2016年还停留在线上评画业务的它,2018年成立1对1后用户迅速突破9万大关,全年营收超过6亿元。2020年上线小熊AI学院后,其全年营收突破20亿元。另据美术宝官方放出的数据显示,其品牌目前已覆盖全球超过160个国家和地区,付费用户累计超50万,核心产品注册用户达500万。

目前来看,在线美术教育的规模还不算太大,但仍保持着稳步增长态势,未来潜力可期。根据艾瑞咨询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在线美术教育行业市场规模截至2019年仅为20.7亿元,预计未来三年将保持45%左右的年增长率,到2022年将达到63.6亿元。

更值得注意的是,近期来自政策层面的影响似乎给行业带来了新机遇——2020年10月1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强调要进一步让美育教学与考试升学挂钩,力争到2022年全面实施美育中考。

不难发现,当年学而思正是借着家长对学生数学教育的焦虑而崛起,新东方则是乘上了全民学英语的风口。如今政策又倒向了青少年美术教育这边,而美术宝的两大核心业务正巧就集中在青少年美术教育以及艺考方面。新政策的发布,意味着今后美术教育有很大希望成为刚需课程,一定程度上能够带动美术宝参培率和完课率的上升,其营收自然也能随之增加。

另外一方面,近期越来越多的在线教育企业和互联网巨头开始进入美术赛道,猿辅导旗下的启蒙品牌“斑马AI课”就是其中一员。据多家媒体报道,斑马AI课预备在今年3月于课程中加入美术品类,目前其美术品类内测用户累积已过万。此外,字节跳动旗下瓜瓜龙已经在今年1月全面整合为瓜瓜龙启蒙,未来同样将上线美术课程。面对突如其来的跨界竞争,美术宝势必要加强推广力度以保住自身优势地位,但这也会进一步加剧其财务负担。

火花思维、掌门教育扎堆上市,IPO真能帮助在线教育解千愁?

对于本次上市消息,美术宝官方仍以万金油的“不予置评”作答。但很明显的一点是,目前在线教育行业已经迈入竞争下半场,像美术宝教育这样处于细分赛道领先地位的机构寻求上市很常见。典型的例子是,近期掌门教育以及火花思维都已经曝出了预备上市的消息——据艾媒咨询(iiMedia Research)数据显示,掌门教育占据了在线一对一赛道近乎八成的份额、而火花思维的用户份额则占到了整个数理思维赛道的70.3%。

天眼查信息显示,火花思维母公司——北京心更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创始人兼CEO罗剑曾在赶集网担任高级副总裁和CTO。这几年间,火花思维主要瞄准3-10岁在线儿童思维训练业务,主打在线小班课,也就是如今被人津津乐道的“数理思维”赛道。

虽然行业内竞争对手众多,但火花思维仍然成功从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获得了投资人的青睐。截止2019年底,火花思维已经获得四轮融资,投资方不乏IDG、红杉资本、KKR这样的知名投资机构。进入2020年后,火花思维更是一口气拿下了三轮融资,且有两轮达到上亿美元级别。同时,包括腾讯、快手、猿辅导等企业也加入到了它的股东行列中。

2014年成立的掌门教育则是以线下教培机构起家,随风口被拉进在线教育行业后,创始人张翼也选择了与线下教育更为贴近的在线一对一赛道,他认为,比起其他教学形式,一对一模式更容易被老师、家长、同学接受,这也意味着更容易积攒下用户口碑。如今,掌门教育业务线已经扩展到了素质教育,向3-18岁孩子提供高品质的在线定制化教育服务。旗下品牌包括掌门一对一、掌门少儿、掌门陪练、小狸AI等子品牌。

截至目前,掌门教育已经完成了八轮融资,软银愿景基金、加拿大养老基金、中投公司等机构均位列其股东名单中。它最近的一轮融资是在2020年9月,融资金额超过4亿美元。

当下,上市几乎已经成了在线教育企业们的最终目的,毕竟这一行当的烧钱程度众人皆知,而二级市场会为擅长讲故事的教育机构提供大笔资金。此外,它们也能通过上市进一步提升自身在用户中的品牌认知度和影响力——理论上的确如此,但上市对于在线教育企业来说,真的是能够解千愁的灵药吗?

亏损、烧钱、流血上市……在线教育的终局会变成什么样?

如果美术宝、掌门教育成功在美股IPO,就意味着它们有机会得到来自二级市场的资金支持。但另一方面,它们也要面对更多考验,这包括但不限于严格的监管政策、高企的合规成本以及来自投资者的严苛要求,去年跟谁学所遭遇的十几轮做空就能印证这一点。此外,在线教育行业目前还没能解决的诸多难题,也会让这些考验的难度进一步增加。

在线教育企业头一个容易引发资本市场质疑的地方,在于它们超高的营销投入和几乎不赚钱的商业模式,这一点在已化作红海的K12赛道中尤为明显。

2020年,各大在线教育平台的广告投放势头极为凶猛,从线上到线下,从抖音快手到地铁公交甚至电梯口,猿辅导、学而思们的广告几乎无处不在。根据两家上市公司财报显示,今年三季度跟谁学的销售费用高达20.56亿元,同比大幅增长近5倍;网易有道的市场营销费用也升至11.48亿元,同比增长了4倍。此外,在线启蒙教育几位头部选手同样在营销上打得火热,以斑马AI课为例,据消息人士透露,其一个月的广告投放额就已接近2亿元。

亏损则是另一个持续困扰着在线教育企业们的难题,就连新东方、好未来这类早早就已上市的教育巨头也难逃此劫。据新东方在线历年财报显示,其营收数年来一直保持增长势头,但净利润从2017财年开始就出现了连续下滑迹象,2019财年同比转亏。2020财年,新东方在线的亏损额度已经扩大到了7.6亿元。好未来在2020财年也出现亏损,净亏损额为1.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16亿元)。

面对行业内部不间断的亏损、烧钱以及流血上市现象,不少业内人士给出了较为悲观的看法,其中甚至包括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

此前,俞敏洪曾在一次媒体专访中直言,在线教育“不管怎么摆模型,都有两件事解决不了”,第一点是获客成本高企——大班模式获客成本普遍在3-4k元左右,而每个学生一年能收到的总费用也不过3-4K元。第二点则是续班率问题难以解决。“新东方用最牛的老师反复试验,平均也就是70%左右,我相信业界的平均数不会超过75%。”

“续报不超过70%,意味着每续班一次学生就要流失25%,一年续报两次流失50%的学生,一年后学生交的所有钱一分都不剩。所以现在的在线教育没有一家不亏本的。”

俞敏洪认为,接下来资本退潮后,很可能会有头部在线教育品牌遭遇暴雷。“大的在线机构收了家长的学费,最后抽不下去,关门,再靠政府来了断这桩事情。”不过他也指出,新的在线教育模式不会消失,而是会进入并购重组时代。“内部、外部一起报团取暖,等到未来四五年后科技互联网成熟,一定会出现具有可持续发展商业模式的公司。”

©2020 STEAM教育网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57253号

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关闭